玩具鸡:大疆创新汪滔:无人机将成为大人的玩具

大疆创新汪滔:无人机将成为大人的玩具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34岁的汪滔九年前在宿舍创立了大疆创新公司。目前这家公司已经成为全球消费级无人机行业的龙头,预估其2015年营收将达到10亿美元级别。大疆创新的成功可以说很大程度上与它的Phantom无人机系列产品有关,这种无需配置的四轴无人机操作简单,几乎打开包装就可以直接使用。像
大疆创新汪滔:无人机将成为大人的玩具

  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34岁的汪滔九年前在宿舍创立了大疆创新公司。目前这家公司已经成为全球消费级无人机行业的龙头,预估其2015年营收将达到10亿美元级别。大疆创新的成功可以说很大程度上与它的Phantom无人机系列产品有关,这种无需配置的四轴无人机操作简单,几乎打开包装就可以直接使用。

  像阿里巴巴和小米这样的中国科技巨头的发展主要依赖于本国巨大消费市场的增长,而大疆创新的营收70%来自亚洲以外的销售。这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第一家领导全球技术革命的企业。

  由于大疆创新的成功,福布斯特意对大疆创新CEO汪滔进行了专访。采访中,汪滔分享了大疆创新早期的创业故事,以及对中国制造的看法。汪滔儿时的梦想是创造一个飞行机器人,而现在他成了世界上最大消费级无人机制造商的CEO。

  以下是专访主要内容。

  福布斯:你什么时候开始对飞行机器人产生兴趣的?

  汪滔:20世纪80年代中国有一本漫画书,叫做《动脑筋爷爷》。里面有一个红色的直升机。我记得很清楚。我想着未来可以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可以跟着我徒步旅行或是坐火车,并用照相机把图像发送给我。其实当时我还不知道照相机的概念。我只是想要飞翔。现在即使我自己不能飞,但是有一个小飞机,看着它飞我也很高兴了。

  福布斯:当初大疆创新是怎么开始的?

  汪滔:我在2005年完成了“直升机飞行控制”的大学项目。2006年,我创立了公司。当时,我做了一个有关直升机的视频,看视频的人觉得这架直升机还不错。后来有人找我买它。我当时看开价不错就卖了,我当时卖了5万元人民币,而它的成本是1万5千元。

  福布斯:你面临的初期挑战是什么?

  汪滔:创业两年后,几乎所有的老员工都离职了。他们可能觉得未来会是一个大大的问号......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所以与其他人交流时会造成很多摩擦。

  给你举一个例子:我当时认为,谁贡献的更多就应该得到更多的股份。当时我们有三四个老员工,我想给他们每个人配股。但我认为,配股数量不应该相同。贡献多的人应该得到更多。它不应该是平分的。但最后我把大家都得罪了。拿股份最少的人很不爽我。他认为,这不公平,所以他离开了。但拿股份最多的人也生气了,因为他问能不能把他的股份转赠给其他人。我说:“不行,你必须拿更多的股票。”我们有一些争论,我的语气不是很好,我说,“在这家公司,我负责。”当他离开公司时,他表示,这件事很伤人。

  福布斯:你们最开始做的是传统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但后来则开始制作四轴直升机。是什么让你们做出这种转变?

  汪滔:一个新西兰的经销商告诉我们,她一个月卖出200万个平衡环,但95%的客户都把平衡环安装在多轴飞行器上。起初,我们并没有考虑多轴飞行器,因为它们的载重不是很大,飞行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当经销商告诉我们这些信息后,我们认真考虑制作四轴直升机的飞行控制器。其实大部分的东西是一样的,我们可以在多轴飞行器上使用我们的软件,只需要做很小的改变。硬件几乎不需要做任何改变,所以我们几个月内就做出了我们的第一个多轴飞行器飞行控制系统。当时售价6000到7000元人民币。产品马上就成功了。

  当时多轴飞行控制器市场的主要厂商是一个德国的开源公司叫做MikroKopter。但它主要采取的策略是DIY的想法,你必须找到自己的组件并下载代码,因此用户体验不是很好。产品的可靠性也不行。我们是第一个提供商业用途成品飞行控制的厂商。

  那时的多轴无人机市场还相当的原始。我们一个月可以卖出几百台,我相信我们当时的市场份额有70%,就像我们现在一样。

  福布斯:当时你是如何推销你的产品的?

  汪滔:我们主要是去参加各种展览,并在无人机爱好者网站上发广告。我们还没有在大众消费市场发布任何广告。我们第一次去的展览是在德国纽伦堡,我们被安置在中国展区,是那种廉价的小摊位,旁边就是卖毛绒动物玩具的。我们甚至没有被安排在模型区,我们被安排在玩具区。

  第二年,我们有了一个比较好的展位,并发布了我们的新产品,Zenmuse驱动器稳定平衡器(禅思云台)。当时人们很震惊,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在空中成像技术中使用“直接驱动技术”,我们将行业标准提高了几十个层级。我们认为就是在这个时候,很多业内人士开始关注到我们的公司。

  福布斯:目前为止大疆最成功的产品是Phantom,2013年1月首次发布,你们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

  汪滔:当时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做入门级产品,以防止竞争对手发动价格战。我们希望做的产品是低成本,易于使用,不需要用户进行任何安装。但当时的考虑真的是防止我们的竞争对手进入低端市场,我们当时就没想赚钱这回事。

  但是,Phantom最后竟然成了我们营收最高的产品。最初我们做的是专业产品,有很好的市场份额和还不错的利润率。但后来完全相反。我们的入门级Phantom超过了我们的专业产品。

  福布斯:那时你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谁?

  汪滔:我们那时的竞争对手只有两家中国公司。有一个是北京的公司叫ZeroUAV(零度智控),与我们的高端产品线S800进行竞争,而总部设在广州的X-Aircraft(极飞科技)则与我们的入门级产品Flamewheel进行竞争。

  福布斯:最新的Phantom系列产品使用的是自己的相机,但是原来的Phantom出现时,大多数客户使用的是GoPro相机。当你开发第一款Phantom时考虑到GoPro了吗?

  第一代的Phantom并没有自己的照相机。GoPro是一个比较好的无需改装就可安装在Phantom上的摄像头。但是,我们虽然在PhantomVision上使用了我们自己的相机,我们当然还是有与GoPro相机兼容的产品。未来将是这样的:我们有更好相机,但客户仍然可以选择使用GoPro。

  福布斯:但是第一款Phantom是专为GoPro相机设计的吗?

  汪滔:我们都不愿意成为别人的附属品,但很多客户都需要使用GoPro相机拍摄空中镜头,所以我们做了一个这样的产品。然而,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从没想过要活在别人的阴影里。我们Inspire平台上的相机已经比GoPro最好的相机还要好。

  过去,不是我们无法做出好相机。而是我们的供应商把最好的芯片都卖给GoPro了,只卖给我们第二级芯片,因为我们的规模不够大。在PhantomVision上,我们的相机落后GoPro一代。但是,我们最新的相机比GoPro的要更好,因为我们已经说服供应商卖给我们最新一代的芯片。

  福布斯:如果我是GoPro我会很不爽。他们本来可以与你们合作,而不是让你们用自己的相机做出一个产品。

  汪滔:我们当时与GoPro进行过讨论。最初GoPro想和大疆一起开发一款基于GoPro的产品,但谈判最终流产。他们对待我们就像代工厂商似的。最终协议大致是这样的:GoPro拿走三分之二的利润,我们拿三分之一。而我不同意。我认为应该是,我们拿三分之二的的利润,而GoPro拿三分之一,因为该产品从开始到最后,都是我们的。GoPro只是其中一个销售渠道。他们对待我们就像对待台湾的代工厂似的。所以我们从未有过一个成功的正式合作伙伴关系。台面下,我们还是会做与他们配套的平衡器,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福布斯:在之前的采访中,你说作为一个中国人你总是觉得很沉重,因为中国没有好的产品。你能解释一下吗?

  汪滔:中国人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英语。中国人认为进口产品都是好的,中国的产品都是劣质的。我们总是二等的。所以我没有成就感。这就像,你妈妈生下你,但你妈妈很丑。你能做些什么呢?你不能因为你的妈妈丑就看不起她,因为你遗传了她的基因。

  我不满意整体的环境,我想做点什么来改变它。

  福布斯:我们经常听到大疆创新不像是一家中国公司。你有没有故意为公司打上非中国标签?

  汪滔:我们曾经想过在德国设立空壳公司,但最终决定还是不这样做了。我们大多数认为没有必要,这也让我们从公司的完整性来看有点不舒服。你可以假装你本来就不是的东西吗?即使你可以,这也不会是你想要的生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